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回忆“憨头”

发布时间:

  憨头不是人的绰号,是一条狗的名字。小朋友都喜欢小狗,我也不例外。

  四年前,“五一”节长假期间,我和爸爸妈妈一起坐长途汽车到市郊看望外婆。外婆非常疼爱我,可因为一次意外事故,她长年瘫痪不起,我非常想念她。经过几个小时的颠簸,我们终于到了外婆家。我兴奋地边跑边喊:“外婆!!舅舅!我们回来了!”也许是我的声音惊醒了憨头吧。“汪!汪!”突然,从屋里窜出一条黑狗,我吓得扭头就跑,躲在爸爸的身后探出头来看着这条小而壮实的黑狗。这时,舅舅走出来,轻喝道:“憨头,这是自家人,别乱叫!”再看憨头时,它马上变得和善起来了,摇着头摆着尾巴跑到我的脚边,围着我的脚转来转去,似乎在说:“对不起,我弄错了,欢迎到我家来做客。”哈哈,这可真是一条忠实的看家狗哇。我开始有点喜欢憨头了。

  回到了家,大人们都在谈着各自的事情,憨头坐在地上歪着脑袋,看着我们这帮自家的生人。我盯着憨头看,它虽然个子不大,但身子肥肥的,显得很结实。它背部及两侧的皮毛乌黑发亮;腹部及四脚的皮毛却是褐色的。它的两只耳朵直直地竖立着,好像随时准备出击,它那机警的神态让我联想到电视中看到的警犬。那条长在屁股后面的小尾巴总是不停地摇晃着,又使人感到它是那样的可爱。舅舅告诉我,憨头十分憨厚,忠于职守,所以大家给它一个十分亲切的名字叫“憨头”。

  在和憨头相处的几天里,我们很快成了朋友。我给它买它最喜欢吃的火腿肠;吃饭时我把最爱吃的肉和骨头偷偷喂他。白天,它天天跟着我,在我前后左右又蹦又跳的。高兴的时候,它还轻轻舔我的手,咬我的脚。晚上,它就像一名忠实的卫士,睡在我床头的地上。几天的长假过去了,我们要分开了。告别的时候,只见憨头摇着尾巴,不安地在门口走来走去,好像知道我们要走,眼里露出不舍的神情。我连忙抱起憨头,摸了又摸。终于要走了,我轻轻地对它说:“不要难过,我会再来看你的。”

  国庆节到了,我又见到了日夜思念的憨头。它长高了,英俊了,站在门口歪着脑袋,不停的摇晃着它的大尾巴。一看见我,它马上冲到我面前,高高跃起。我一把抱住了它。直立的憨头和我差不多高了,也更像一位忠实的守护神了。有一次,一条大狼狗看见我,对着我狂叫,我吓得大哭。憨头看见了,箭一般地冲过去,那股子不要命的气势把大狼狗吓跑了。为了奖励它,我拿出自己的零花钱,给憨头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。节日结束的时候,舅舅因为加班没来送我们,憨头送的我们。它跟在我们后面,我不时的回头看它,它的尾巴摇得很轻很慢,面无表情,这种表情也许只有我能读得懂,它是不舍得我们走。我们上了汽车,我急忙趴在车后坐上看憨头,它站立在路旁,尾巴没有摇晃,两眼直愣愣的盯着我。这时我再也忍不住大声地哭了来,使劲地向它挥着手喊道:“憨头,我会再来看你的!”车起动了,憨头的影子在我的视线里越来越小,直到最后形成一个点消失在暮色里。

  元旦,新的一年,终于盼到可以回外婆家了,又可以和憨头相聚了。回到家,舅舅的话给了我当头一棒:“憨头死了!前一个星期突然病死了!”顿时,我的眼泪不停地在眼眶里打转。舅舅告诉我,上次我们走之后,憨头有几天都不怎么吃东西,精神也不好。没几天,它就死了。

  其实憨头并不憨,它懂得真情。外婆瘫痪在床,是憨头陪伴着她,听她说话。还有每次的亲密相处,使我感到酣头就是我亲密的好伙伴。

  当天,我就到外面采摘了一些野菊花,在舅舅的陪同下去看了憨头的坟。那是一个小土包,我把花轻轻放在坟头,并搁上它爱吃的火腿肠。

  憨头走了,可我无论在什么地方看到小狗就会想到憨头。是的,舅舅说的没错,爸爸也说过,憨头不憨,它热情,大方,懂事,对人的真和诚让每一位家人感动。是呀,是憨头让我明白:世界充满爱不仅仅只局限于人类。

  作者单位:武汉武昌中华路小学 指导老师:翁葆华


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