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 > >

关于四季的美文推荐

发布时间:

  四季的游历,寻遍记忆;得到的,失去的,终将消失在遥远的苍茫。春看飞燕如梭穿柳,夏听蛙蝉似闻稻香,秋登楼阁无端添愁,冬飞风雪梅绽枝头,四季有诗,千古未休。愿为春天*添一份雍容华贵,为盛夏浓抹一笔时尚的翠绿,为秋天图染一幅绚丽的景象,为寒冬描绘一片洁净的水墨。

  ??题记

  (春?逝)

  诚如生命的春天,与之混合的昏暗,与之伴随的颓废。正与反之间的落差,洗涤着迟暮的余晖。

  这不是一个突然出现于我生命中的春天,她的起源自那遥远的思念,仅仅的只是那紧紧的牵袢;在我见到春天还盛开着昙花之前,它已经是绽放着灿烂的年华,似水的萧条就这样在春的旋律中一去不返;在那无止尽生命中像风一样轮回地从我的日子里掠过。

  当年,我很随意地在季节里穿梭,在云端中漫步,而春天虽然绚烂,繁荣,也未曾抹杀我,枯萎的心结,迷茫的思绪。淡淡的所能给予增添地,则是让我多了一份眷恋但亦未使我停留。

  我是属于春天里的一片芬芳,尽管天赋自然,轻灵久远,但终究是春天里一闪而过的过客。我愿化身与春天里的一缕清风,纵然无所不至,轻盈流转,但终究会融合在那绵绵无绝的春绪。正如光明破碎于黑暗中的一瞬,点缀的只是混沌未明的阴霭。

  这个春天,仿佛漫长了许多,还没有走完,却已经经历了很多。这个春天使我感觉到惘然,感觉到悲哀。莫名的想起了决绝,当然什么决绝都没有,原因只是没有开始;天知道,湮灭后的轮回,是否烙印了诞生的基点;两道*行的海岸线,一点灰色的轨迹,最终是那风藏了的记忆。

  转眼间,厌倦了凡尘的喧哗,浮云里,终日的游荡;我将自己的心花释放,为的就只是那一低头的温柔。高昂的歌声嘹亮且激情,因为裹好的行囊标志着旅途的开始。让自己不在悲伤,时光的年轮带着我再次流浪。

  (夏?漠)

  有种人能真正的品味寂寞,有种人能真正的感悟人生,有种人的生命只能在淡淡的忧愁中*静的度过;在这个夏天,在这个热情如火,烟花四散的夏天。我告别了少年的情怀,独自披着孤单的风衣,行走于那灿烂的丛。也许是在搜寻,也许只是想证明那燃烧后炙热的激情;走过了山冈,迈过了人生,延着那垩白的灰烬,迷失在烈焰的红唇。

  如丝的牵引不过是在相思的终结时能圆满的划落一个句号。听着忧伤的曲调,把玩着缠绵的词句;在这一*如水的月色下,我干瞽的心越发的轻松起来。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特别钟爱那些飘荡着淡淡忧愁和无尽思绪的歌来。似乎这是医治孤独的最好良药。其实要走的从未在我的期盼下停留过一秒,而那些失落的,也未曾对我有任何的眷顾。

  不知道是谁说的,爱是博大的,我们不能仅仅停留;在那些肤浅的爱与被爱,占有与舍弃之间;是啊,这句至理的名言流转了那么久,久到很多人怎么也回忆不起它的出处了;可是有谁知道,当爱悄悄的来,又默默的离去时的那份寞落;又有谁明了,当彼此双方爱的无以复加。却因为各种阻力而无法相依相伴直至永远,恋人们面对的是同样的苦痛同样的无奈同样的’辛酸。

  同病相怜,息息相通,遥遥无期,泪眼婆娑,这些哀怨的言语不正是“爱无归期”最好的写照吗?我们相爱时,所能聆听的是深爱着对方的心扉吟唱;我们相恋时,所能付诸的只是彼此最真挚,却百死而无悔的情感;

  爱,来的时候无以复加,去的时候莫不关心。我在你背叛的谎言下接受着悲歌的洗礼,不为别的,只为你分手时的决绝与卑微;或是浸染,将自己的骨肉灵体融进缥缈悠扬的震荡中;失去了自我,失去了存在,忽忽空灵,幽幽如魂。这就是我所谓的轻松。真的轻松了。没有了自己的感觉,何谓伤,何谓痛,早就麻木。

  别妄言这是灰色的消极,其实这只是一个游戏里,应该自觉遵循的规则;别叹息这是阴暗的躲避。看的淡些,不过就是失去一颗真心时的自然反射;想着你的好,想着你的笑,想着你无情的冷漠;你所能给予我的不在是温馨的呼吸;其实在你选择了背弃的同时,我早已铸就了那刻骨的恨。

  在倾听心跳破碎的日子里,默默的默默的拾起那一地的伤悲。在买醉的每一个深夜里,孤单的孤单的咀嚼着苦涩的辛酸;直到许久以后,*静了激荡的心湖,泯灭了嫉妒与仇恨;我学会了很多,在爱与被爱,接受和放弃,宽容和苛求之间。淡淡一笑,我知道自己对你再也没有丝毫的怨恨了。

  如今的我,有的是一份从容不迫的淡定,以后的我,有的是一潭心如止水的宁静。

  (秋?思)

  夜色分外的明朗,月牙儿在夜空下孤独的徘徊,流*艚粑圃谒乃闹埽鹗鲎挪嗟钠谛恚幻挥幸凰康姆纾淅涞目掌氯盼氯岬钠谂危凰夹鞯姆绯稻腿缢拱愕淖似鹄础

  细细回想自己走过的路,才发现原来自己所获得与所失悼的,所错过的与所达到的相比较,无非是瓶中晃荡着的清水;满的时候,自然的流淌;空的日子,寂寞依旧。许许多多的经历,如同秋天的落叶,飘来荡去最终堕入泥土之中成为逝去的故事。

  慢慢摊开手心,岁月的痕迹写满手心的刻纹。在这个充满风雨和尘事的世界里,慢慢体会着人生的苦涩与甜蜜,你说,只有那些随风逝去的往事才能成为故事,而我却只是故事里一个最不起眼的角色,在如花般的季节里,绽放了一季就默默的凋零;你说,只有那场悲歌畅舞的片段才能让你感受回忆,而我,只能默默的默默的对你说:“自己的人生只有自己明白,自己的日子只有自己知道。”

  在别人看来华丽的衣裳之下,谁知掩饰着多少难以忘却的冰冷与伤痛。站在窗前,自己成为了一道风景,而你在我的对面,无论我如何去寻觅你的身影;淡漠了的夜色下,也无法袒露那消失仰或遗忘了的情节。风景里的故事,故事里的风景,在无风的夜晚,就这样轻轻的流逝;也许你明白了“风“的空灵,却永远无法知道”云“的飘逸。也许最终的思念终会逃匿于这如水的秋意……

  (冬?融)

  冬天雨水在飘落的刹那,有目的的找寻着一片可依的叶;然后在寒冷的激流中,任凭彻骨的冰冷凝聚着自己的泪;尽管即将封却唯一的灵魂,依然义无返顾的随着叶的枯萎而凋零;望着漫天飘飞的落叶,守护着抛洒一地的残红,我已*惯这样从容地想你,让折叠的记忆轻轻展开。

  在蓝蓝的空灵的夜色中,在流水般的音乐里不断地更替,静静地等待唤醒或逝去。专注地去收集我仅有的回忆,奢望在清冷的天地间悄悄的蔓延;然而记忆也只是记忆,一如泡在苦苦的咖啡里,那相思就会羽化为一杯甜蜜的泪,在心底延展铺开。

  浸没了孤零的枕,浸没了一夜的愁。记忆永远是脚步的影子,注定要做一世的飘泊。不要去探询结局,纵有万般的理由,让你最后也不得不放手。

  世间的万物,即使了悟之后也很难把握;不要试图去解开那个结,在心灵的天空中,任由它如絮般地飞逝、飘落。时光如喃喃低诉的歌,伴着细软的小雨,濯荡着沧桑的心境;

  垂暮的黄昏依旧如梦里般婉约,夕阳轻抚着悠悠行云,苍山静穆,往事不再。因为相逢而相识,相聚而别离,你我奔行在各自的起跑线上,忙碌地奔波再随着时间的记忆慢慢的褪色。

  流年短,容颜浅,而每每闲暇顾及,袅袅的记忆就会飘然而至,却如重锤撞击着心扉。别后的日子里,我也学着去忘却;如山间深处的冻泉,擦拭身上的残雪,而那些慢慢融化了的思念,却有着惊涛拍岸急流远方的渴望。

  穿过双目的一隙月华,打湿了你徭役的长发。川野静默,流云相望,风儿的低吟浅唱也顿时喑哑。大多数日子里,我也仿佛是梦在诠释现实;只想潜藏在岁月背后,慢慢地凝固成一堵古老的墙,去感受风雨的剥蚀,去体会那无奈的苍凉;让所有的过去渐渐流淌成一道伤口,让所有回忆在岁月的长河里披聚;

  早已默认了那一份难以入喉的辛酸,早已默许了那一世居无定所的漂泊,就象一杯酒,哽咽在喉头的是苦涩的飘泊,其实你来的时候正是冬逝的消融。

  (四季?遐想)

  从来没有过肯定,一季又一季的交替中;默默地收拾着寂寞的情节;也不曾特别的再去思念某个人,一天又一天的反复中,静静的聆听着花开的声音。一直不确定自己到底偏爱哪个季节,想起明媚鲜花的时候喜欢春天,感受激情似火的时候爱好夏天,体会长歌当舞的时候欣赏秋天,怀念皑皑白雪的时候附诸冬天。

  没有固定的理由,恍惚与迷茫一直并行相伴;没有绝对的定论,相对与矛盾永远交织缠绵;就象是春的盎然,冬的禀冽;秋的寂寞,夏的喧哗;又或者是,春的消融,冬的眷恋;夏的炽热,秋的清爽;

  一切的一切,在轮回的见证下,不过是:萌芽?生长?开花?结果?枯萎?凋零?寂灭?等待?孕育?播种的一个过程,也许他所能诠释的,只是舒放与鄄缩之间彼此的侵蚀和蔓延;没有真正意义上的“终结”。如果非要给他一个定论,那只能是“执着”与“消极”的交战;好的事物固然要欣赏、争取;消极的形态并不一定要唾弃、否认;光明与黑暗同在宇宙的年轮中激荡;四季的交替一样融合着正负的相拥。

  尽管有的璀璨,有的糜烂;有的晶莹,有的浑浊;就象色调的冷暖,单一的黑白,都有着附属的协调与综合;要走的,要来的,回忆的,失去的,拥有的,交替的,最终都有着自己的方向。



友情链接: